晚安。

不太期待高中宿舍生活了,不太喜欢高一五班的人了。

我以前的班不说是次次重点,好歹没有短校服,而且都在关键时刻为班级体付出。

而在这个班我就呵呵哒,女生就我在喊,其他的用说话的声音。

突然好怀念以前。不论是以前的日子还是以前的同学,甚至以前的老师。

现在这个班,风气太差了,就像以前彩田的一二班,我宁愿去四班,他们不是重点,可是风气好,愿意努力。

哎……

我要离开这个班,我要有出息啊……

不过老子想学习,也没人拦得住不是么……


哎……怪我长得丑咯,你们要这样对我,我没有什么怨言——————狗屁,老子长得什么样关你们什么事,况且我丑吗?你们这群臭婊砸!


心越来越冷,越来越冷,到了晚上,没有灯光,我竟不敢入睡


我可能这辈子不会有人喜欢。

帅的人自然不会喜欢我,丑的人也有喜欢漂亮的人的权利。

所以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喜欢。


你忽然与平常话多起来,我受宠若惊,但仍保留着自己可怜的矜持。

忽然,你不再回复,一天,两天,我知道你看到了,你只不过懒得理我。

因为我对你来说,并不重要。


宁泽涛,就这样,一瞬间就爱上了你。


我也许是与你们脱轨的人,我不曾被人告白,也不曾为人告白,初吻也没送出去,也从未与人有过暧昧。

我甚至没喜欢过一个人,我从来都是一段时间就迷恋一个人,对他或她有欲望,过段时间又换一个,如果这也被称为喜欢,那这个词未免也太过廉价,也因此至此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性向。


我不在为你,那毕竟只是一时的着迷。


再过些这样美好的日子吧,校服,毕业,告白,呵呵,和我是并无关系的,我只是庆幸,自己不再为你着迷。


心情不好,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把自己心情记录下来,让lofter见证我的心路历程。

那段心情不记录下来是真的遗憾,因为它太过矫情,太过复杂,是第一次,也也许是最后一次, 所以现在想写点什么尽力弥补吧。

但反正也过去了,人总会经历,然后死去。

明白了这些,我再做什么都是无憾的。